s 福建念斌投毒案终审宣_刑事辩护_新闻中心_宜昌律师网
不负重托 不辱使命 一心一意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Contact联系我们
宜昌律师网

周宗江律师

QQ:382264026
邮箱:382264026@qq.com
电话:132 0720 9089
地址:宜昌市珍珠路112号华银大厦B座十楼(来访前请电话预约)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刑事辩护
福建念斌投毒案终审宣判其无罪 曾4度被判死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8-23 16:44:53

     2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公开宣判上诉人念斌投放危险物质罪一案。念斌被宣告无罪,其曾4度被判死刑,历经8次审理。

  法院终审判决:撤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榕刑初字第10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上诉人念斌无罪。上诉人念斌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念斌,1976年出生,福州平潭人。念斌与平潭县澳前镇南赖村丁云虾曾分别租用澳前17号陈炎娇相邻的两间店面,经营水果、食杂等同类商品。2006年7月27日晚,陈、丁两家用餐后6人同时中毒,丁云虾一对儿女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警方检验显示,两人系氟乙酸盐鼠药中毒死亡。警方侦查确定系人为投入鼠药所致,认为其邻居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当年8月7日,念斌被警方带走。

      中毒事件发生后,警方曾经3次传唤询问念斌,直到2006年8月8日,念斌交代了作案经过。“这事是我做的,我在水中下了毒。”据案卷资料,念斌投毒的动机是,2006年7月26日晚,一名顾客来买香烟,被丁云虾招呼到她的店里,抢了他的生意,念斌因此怀恨在心,想教训一下丁云虾。7月27日1时许,念斌用一个空矿泉水瓶加入2厘米清水,从抽屉中拿出准备毒老鼠的鼠药,撕开口兑入半包,悄悄走到天井中丁云虾的煤炉旁,顺着烧水的铝壶壶嘴将毒水倒入。事后,念斌把沉淀有米糠杂物的矿泉水瓶和家中剩余的鼠药扔到附近垃圾筐里。

  在案件审理的8年中,念斌案形成“拉锯战”。2007年2月,福州检察院以念斌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向福州中院提起公诉。同年3月,福州中院首次开庭审理了该案。庭审中念斌当庭翻供,表示其作出的有罪供述,均是在遭受了警方严重的刑讯逼供后承认的。从2007年至今,念斌4次被判死刑,历经8次审理,如今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念斌姐姐说,8年来,念斌身体很虚弱,脱下镣铐,走路都不稳。这样的他还能否重新面对新的生活。

  据念斌姐姐介绍,念斌被抓四个月后,其父亲因悲痛过度去世。母亲从此精神失常,到处找儿子,最终在今年的大年三十去世。念斌被抓时,他的儿子才四岁,知道父亲被抓后,孩子的话就越来越少。而念斌的姐姐今年已经38岁了,依然没有嫁人。她说:“我的生活就是为了这场官司,好在弟弟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

 

对话

家属

将要求国家赔偿

“念斌投毒案”宣判后,记者与念斌姐姐念建兰第一时间进行了对话。

记者:这场官司,对你家有哪些影响?

念建兰:我们家变化太大了。首先是我父母。念斌被抓四个月后,我父亲因这个事情悲痛过度去世。我母亲为这个精神失常了,到处找儿子。今年大年三十,我母亲也去世了。

我弟弟被抓的时候,他的儿子才四岁。我们一直告诉孩子,爸爸在国外打工,不方便回家。去年,公安的人没有经过我们,到孩子学校去找孩子。虽然老师没有让见,但是我们被迫告诉了小孩真相。从此这孩子越来越不爱说话。

后来,律师在看守所会见的时候,录了一段我弟弟给孩子的话,现在孩子经常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我家的房子被被害人家属打砸了,没有一件家具是完整的。我们现在家都回不去了,住在福州。

我现在38岁了,也没有结婚。我的生活就是为了这场官司,好在弟弟终于要回家了。

记者:在诉讼过程中,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念建兰:在宣判前,我最担心的就是人身安全,我们每次开庭都会被被害人家属殴打。上次开庭,斯伟江(微博)律师被他们打倒在地。我过安检的时候,对方过来打我。我真的怕了。

还有我弟弟,这七八年,他天天戴着手铐脚镣。人老佝偻着,三十多岁,头发就花白了。我也很担心,再出不来,他身体就完了。

记者:你们在诉讼中,一再说念斌是受到刑讯逼供才供述的。你们会要求追究刑讯逼供者的责任吗?会要求国家赔偿吗?

念建兰:我一定会追究公安的责任,也会要求国家赔偿。他们伤害了我家三代人。我两个哥哥都因癌症去世,我父母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念斌又遭遇此事。他们这样做,对我的家庭打击太大了。这不是用钱能补偿的。

而且,两个被害人也需要一个真相,到底谁是真凶?他们这样做也是变相放走了真凶。

记者:你们今后打算是什么?

念建兰:现在还没有想到那么远,只是不要再伤害我们。我想尽快给念斌看病,让他恢复身体。 据人民网

律师

此案没赢家只有伤害

在念斌案审理的八年中,张燕生、斯伟江等律师一直通过网络和媒体列举案件疑点。昨晚22时,新京报记者对话张燕生。她表示,福建省高院能够改判,这个勇气应予以肯定。

新京报:念斌案终于宣告念斌无罪,你的感受是什么?

张燕生:念斌姐姐告诉我,这8年来,念斌身体很虚弱,今天脱下镣铐,走路都不稳。这样的他还能否重新面对新的生活。

对受害人来说,该案是他们8年来的伤口,念斌被判无罪,他们的伤口又被撕开,真凶到底是谁,在他们心里又成了一个死结。这就是一起冤案所导致的严重后果,没有赢家,只有伤害。

新京报:念斌案的疑点有哪些?

张燕生:警方认定念斌投毒投的是“氟乙酸盐”这种有毒物,但是根据案卷,我们发现公安机关的检验结果中,死者的胃、肝都没有这个成分。这是最重要的疑点。我们一直坚持我们的证据,但是没有结果。

新京报:念斌案的转折点是什么时候?

张燕生:我觉得有两个转折点。一是2011年最高法驳回死刑复核。二是今年3月,内地和香港的权威专家对警方的检验结果进行认定发现,念斌案当年的毒物检验质谱图显示,根本没有氟乙酸盐成分。香港的专家还发现重大漏洞,同一份质谱图,既被充当心血样本,又被充当尿液样本,而另一份质谱图,原本是实验室毒物的样本图,却又被拷贝成为死者检验物的检测图。这说明公安机关的鉴定有问题。

新京报:法院是否采纳了这个新证据?

张燕生:今年6月,福建高院在第二次开庭审理该案时,香港和内地的6位专家都出庭作证了。我们也不知道法院是否采纳,但是从今天的宣判结果看,应该是采纳了。

新京报:这个案子错判8年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张燕生:一是那时警方追求破案率,必然会出现错案。另外,在这个案件中,当地公检法三家存在联合办案,对于证据上的问题没有直视,不愿意认错,导致这个案件拖了8年。

现在念斌沉冤昭雪,更多的话不想多讲。福建省高院能够有勇气纠正,这是应该肯定的。

新京报:念斌案有怎样的启示?

张燕生:从法院审判来讲,应该坚持疑罪从无的理念,避免再次出现冤案。

新闻背景

邻居中毒念斌被抓

2006年7月27日晚,福州平潭县澳前镇澳前村一居民家发生中毒事件。陈姓母女与租住陈家房屋经营食杂店的丁某某及其3个孩子,在共进晚餐后有4人出现明显中毒症状。次日凌晨,丁某某的长子、女儿经抢救无效死亡。公安机关经侦查认为,租赁陈家房屋、与丁某某相邻亦经营食杂店的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

当年8月7日,念斌被警方带走。念斌到案后,供认因对丁某某抢走其顾客不满,将鼠药投入丁家厨房烧水铝壶中,致丁、陈两家人食用壶中水所煮饭菜后中毒。据新华社

链接

念斌案“庭审记”

2007年2月

福州检察院以念斌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向福州中院提起公诉。同年3月,福州中院首次开庭审理此案。

2008年2月1日

福州市中级法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念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念斌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2008年12月31日

福建省高院在开庭审理该案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福州中院重审。

2009年6月8日

福州中院再次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念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念斌不服再次提出上诉。

2010年4月7日

福建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2011年4月

最高法院以“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被告人念斌投放危险物质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不核准福建省高级法院维持死刑的裁定,并撤销福建省高级法院维持死刑的裁定,将案件发回福建省高院重新审判。

2011年5月5日

福建省高院也撤销了福州市中级法院对念斌的死刑判决,该案件发回福州中院重新审判。

2011年11月

被告人念斌“又一次”被福州中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1万多元。念斌不服,再次提出上诉。

2014年8月22日

福建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